唐小荣

视奸狂魔

出一小波神谷回血
走咸鱼,坐标天津
可刀!可刀!可刀!
1P
晴四豪华 以拆无特典无封入 140
晴五豪华 以拆无特典无封入 120
晴六豪华 以拆无特典无封入 120

2P
DH豪华 以拆无特典无封入 100
SA豪华 以拆无特典无封入 90

3P
DGS The Movie Two 以拆无特典滚过两次
350

晴四晴五晴六DH只拆未滚
SA滚过九成新

买任意两张SA半价¥45出

不包邮!不包邮!不包邮!

吃土少女求拯救

哈哈哈哈哈哈

从小看森林王子的时候暗搓搓的萌了好久巴鲁X巴希拉,妥妥的女王人妻和呆逼忠犬好吗!一起养孩子不要太有爱好吗!可惜没人看过。。。看了《奇幻森林》的预告片,我似乎嗅到了粮的味道,虽然我实在没时间看。。。答应我不要打我的脸好吗!!!

哨兵向导文整理

云色茫茫欲成雪:

一直觉得楼诚的用眼神交流,不可言说的默契都特别适合哨向的设定。总结一下哨兵向导设定的文,方便阅读。(会整理更新,欢迎补充)


——————原著向——————


【楼诚/向哨】夜巡 BY autistic_RG


【楼诚】【哨兵向导】石破天惊 (全文完) [黑暗哨兵楼x向导诚](完结那章有个小番外) BY 狂岚暴雨的相遇


【伪装者,哨兵向导AU,楼诚】浪漫主义黑毛鸡 [向导!明楼/哨兵!明诚] BY N


【楼诚/哨兵向导】他的管家和他的世界  [向导楼x哨兵诚]BY 桃花酥


【楼诚】吞拆入腹 (肉)[向导楼x哨兵诚]  BY 一握灰


【楼诚】失控(上)【哨向设定,肉】 [向导楼x哨兵诚]  BY 潇月白SK


红蓼【诚楼/哨向】 BY 和风


【楼诚/天台/向哨】诉衷情 (略原著)BY 你看那里有只学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 [向导楼x哨兵诚] BY 次元枣


【楼诚】心之所向(向导X哨兵) BY 窝只想暗搓搓地撸几个脑洞


【楼诚】山河依旧草木深(抗战结束,有肉,短篇)[向导楼x哨兵诚]  BY 被动式人类 


[楼诚]Shag You Alone(啪你一人……)CH5(哨兵向导au) BY 鹅鹅鹅


(阿诚小时候开篇)


【楼诚向哨】折戟(序章【楼诚深夜60分】征服) BY 不羡归


【楼诚】守卫者  (哨兵向导paro ) [向导楼,哨兵诚] BY 寒山一带伤心碧


【楼诚】【哨向au】与光同尘 [哨兵楼x向导诚]BY 尘唐


【楼诚】绝对忠诚(哨兵向导AU) [向导楼x哨兵诚]  BY 阿白的马甲君


「楼诚哨向」明暗 [楼哨兵,诚向导 BY 法鲨住在脑洞里


【楼诚/向哨/AU】黎明之前 [向导楼x哨兵诚] BY 见麋_赌书消得泼茶香


【楼诚】投桃报李(某种程度上的哨向) [向导楼x哨兵诚(军队促使觉醒)]  BY chazz


[楼诚][哨向] 郎骑竹马来  1  by挖坑作死小分队


[楼诚][向导哨兵]蒿里行  章1 by 赤彤丹朱


————————————————————————


【楼诚哨向】旧荒城郭(视频配文)第一章 BY 十九柴


【楼诚台丽,哨向AU】求婚【楼诚台丽,哨向AU】相逢许是曾相识[黑暗哨兵楼x向导诚] ) BY 欣桦


【楼诚】暖冬 (商战AU)[向导楼x哨兵诚] BY 风呜呜


【楼诚】留存(向哨,现代AU BY JKの存文处


【楼诚】【架空|哨兵向导】闲下来总爱回忆点什么 (架空哨兵楼x向导诚)BY 荒狐


[楼诚]养成法 (黑帮,大哥卧底)[向导楼x哨兵诚] BY 方糖不甜不要钱 


【楼诚】【哨兵向导】须臾 (明楼失忆)[向导楼x哨兵诚] BY 君の描いてた花火は


明楼的第一次死亡【楼诚楼/清水/向导】 (有向导设定,原著向) BY莫能言之




---------------------------------衍生-------------------------


【楼诚衍生/荣方】一级戒备     哨向 BY  零家的扁脸短毛猫

挖到一对单身狗【我就随便写写

丛小树,男,22岁,某财经大学毕业,毕业后被母亲强制送到二舅所任职公司担任会计,每日干些整理报表的简单活,月薪不到三千块,一个人过还算富裕。此人相貌中等偏上,属于可以在学校找到的帅气类型,但性格无比婆妈,选择综合症晚期,抽烟喝酒无不良嗜好,大学时期谈过几个女朋友,都处于你情我愿的玩玩儿阶段,基本不走心。放假必去旅游,都是些旅游网上不会介绍的小地方,不过都是古镇,未开发的那种,有时回来后,小树同学的私生活都会瞬间变的极为富裕,你问为什么?嘛~毕竟是古镇,地里总该是有点宝贝的。
不过小树同学倒不是专业干这行的,顶多算是继承了祖上的手艺赚赚外快,小时候随手翻翻祖上留下的古书笔记,虽然寻龙点穴的本事是一窍不通,但皮毛的知识还是多少知道一点,八卦也懂一点,不过基本没什么用。大多时候,一铲子戳下去,有东西就是行大运,没东西全当锻炼身体了。挖出的东西也有好有坏,瓷器这玩意儿,基本上碰不到,碰到了也使一些残片;太远古的东西,没有经济价值只有学术价值。毕竟有些值钱的大东西一群拿着炸药雷管探测仪的专业盗墓贼还弄不到东西,更别提他这一个个体户了。但是这次,丛小树几铲子戳出了两个大东西——两个人。 “所以说你是?”丛小树坐在沙发上,盯着眼前这个坐得笔直的男子。 “我是国民党军统总部情报处处长的私人助理。”男人开口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语调平静熟练,“鄙人姓谢,单名一个擎字。” 丛小树把手机掏出来,有信号有Wi-Fi,时间显示的是2014年11月7日凌晨三点。好,非常好,看来不是自己穿越了或是精神有什么问题,他把手机塞进口袋,抬头继续盯着眼前的人:“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不清楚,但我知道,我死的那年是1947年,1947年的6月24日。”男人语调依旧平静,每个字都准确的灌进丛小树的耳朵里,惊的他站起身,围着谢擎走了一圈。 “您需不需要。。。。诶?!”话还未出口,谢擎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抬起头看着他。 手下的触感细腻冰冷,丛小树感受不到一点活人的热度,以及活人血液里该有的跳动。